1. |
      |
      |

      “十四五”時期我國糧食生產的發展態勢及風險分析

      糧食生產事關國運民生,是一個國家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的基礎,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糧食生產的重要性。然而,糧食生產是自然再生產和經濟再生產相互交織的生產過程,這一生產過程存在著巨大的不確定性,導致糧食產業成為風險最高的產業之一。為有效緩解“...

      作者:楊翠紅、林康、汪壽陽來源:楊翠紅、林康、汪壽陽|2022年10月21日

      糧食生產事關國運民生,是一個國家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的基礎,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糧食生產的重要性。然而,糧食生產是自然再生產和經濟再生產相互交織的生產過程,這一生產過程存在著巨大的不確定性,導致糧食產業成為風險最高的產業之一。為有效緩解“十四五”時期我國糧食生產風險,本文首先對“十四五”時期糧食生產發展態勢進行展望,其次就主要風險因素進行分析,最后提出政策建議。?

      “十四五”時期我國糧食生產的發展態勢

      總體而言,“十四五”時期我國糧食生產將平穩發展,糧食產量呈上升趨勢,在“十四五”期末有望達到?69?000?萬噸以上。受種糧補貼、農業稅減免等支農惠農政策、農業科技如良種推廣等多重利好因素推動,2004—2015?年我國糧食生產實現了“12?連增”,從?2003?年糧食產量?43?070?萬噸增至?2015?年后?66?060?萬噸,年均增幅?3.63%?!笆濉睍r期雖然有波動(2018?年糧食減產?372?萬噸),但總體上糧食生產平穩,產量呈現上升態勢,2020?年我國糧食產量達到?66?949?萬噸。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指出,“我十分關心糧食生產和安全”“手中有糧、心中不慌”,強調“中國人的飯碗任何時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把我國糧食安全放在突出位置。特別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以下簡稱“疫情”)暴發以來,中央多次從戰略高度強調國內糧食安全的重要性。2021?年我國克服了洪澇等自然災害,糧食產量達到?68?285?萬噸,比?2020?年增加?2.0%,實現了較大幅度增產。在目前俄烏沖突、新冠肺炎疫情等嚴峻的國際形勢下,全球糧食安全存在較大不確定性,我國的糧食安全顯得愈發重要。預計“十四五”時期,我國糧食生產的政策支持力度將進一步延續,這是支撐我國糧食生產安全的最關鍵因素。農業技術方面,良種的推廣,農業機械化、數字化、智能化升級將助推我國部分糧食單產的提高;糧食種植結構調整方面,目前我國高產型作物的面積占糧食作物比重逐年增加,低產型作物的面積比重降低,這種結構變動對糧食增產總體有利。與此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也將在中長期為我國糧食生產奠定基礎?;谝陨弦蛩胤治?,我們預計“十四五”時期我國糧食生產將平衡發展,糧食產量呈上升趨勢。預計“十四五”期末我國糧食產量有望達到?69?000?萬噸以上,但不排除其間因自然災害等因素影響產量波動的可能性。?

      ?

      ?

      “十四五”時期我國糧食生產面臨的風險與挑戰

      根據國務院印發的《國家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年)》,我國人口總量預計在?2030?年達到峰值?14.5億人。與此同時,城鎮化的加速推進將帶動居民糧食消費升級,推動國內糧食需求持續擴張。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與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的預測,我國糧食總需求量在?2029?年將達到?76?691?萬噸??紤]到人口擴張和消費升級,我國糧食供需將在今后較長時間內繼續維持在脆弱的緊平衡狀態。習近平總書記曾強調,“今后一個時期糧食需求還會持續增加,供求緊平衡將越來越緊”??傮w來看,“十四五”時期我國糧食生產形勢整體向好,但在中長期仍面臨許多風險和挑戰,實現平穩發展需要克服較多困難。在我國糧食需求剛性增長的背景下,為從生產端奠定我國糧食安全的基礎,本文分別從自然資源約束加劇、勞動力約束加大、種子產業發展緩慢、規?;瘷C械化程度不高、生產過度集中、重大突發事件頻發?6?個角度分析我國糧食生產在“十四五”時期面臨的風險因素。

      自然資源約束加劇,制約我國糧食生產

      糧食生產高度依賴自然資源,其中耕地資源和水資源的投入不可或缺,適宜的氣候條件也極其重要。然而,近年來我國極端天氣頻發,耕地資源和水資源約束持續加大,嚴重制約我國糧食生產。

      ?我國耕地資源存在數量減少、“非糧化”蔓延等問題,嚴重威脅我國糧食生產

      耕地資源數量的減少給糧食生產帶來了巨大的壓力。盡管我國一直嚴守?18?億畝耕地紅線,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國耕地及可開發為耕地的后備土地資源在逐年減少。根據第三次全國國土調查結果顯示,2019?年我國耕地面積為?19.18?億畝,自2009?年以來全國耕地面積減少了?1.13?億畝。我國耕地面積減少的主要原因是工業化和城鎮化進程加速,工業化建設和城鎮化建設用地擠占農業用地。城鎮化進程往往伴隨著基礎設施的建設及城區空間的擴張,進而導致耕地轉變為基礎設施用地或者住宅用地,造成大量優質耕地的流失和非可逆性的用途轉變。已有研究表明,我國工業化和城鎮化每年導致約?441?萬畝耕地的減少。

      耕地資源質量差、地力透支嚴重等現象制約了糧食單產的提高,土地污染問題進一步對糧食安全造成了威脅。習近平總書記曾強調,“18?億畝耕地必須實至名歸,農田就是農田,而且必須是良田”。但是受農藥污染殘留、超負荷種植及土壤沙化等因素的影響,我國耕地質量不高,耕地綜合生產能力低下。以東北黑土地為例,東北黑土區是我國主要的糧食生產基地,全國約有?1/4?的糧食生產自東北黑土區。但是多年來,由于人為的高強度開發,黑土層逐漸變淺流失,嚴重影響了該地區的生態安全和農業可持續發展。根據?2019?年全國耕地質量等級情況公報,2019?年我國有?4.44?億畝耕地的質量等級為?7—10?等(等級越高質量越差),占耕地總面積的21.95%。這部分耕地基礎地力較差,生產障礙因素突出,且在短時間內難以得到根本性改善。此外,土地污染問題也頻繁導致我國部分地區的糧食產品有毒有害物質超標。例如,近年來湖南省、江西省等地屢屢出現的“鎘大米”事件,就是由于耕地中鎘金屬超標所導致。如果受污染的土地被發現并采取退耕,會直接減少我國糧食耕地面積;而如果受污染的土地沒有被發現或短期內無法退耕,則會對我國糧食產品的質量和品牌商譽造成嚴重損害,長期來看會對我國糧食安全造成更大危害。

      耕地“非糧化”現象嚴重威脅糧食生產。由于糧食種植收益較低,相比而言,種植花卉水果或者建立養殖場能夠給農戶帶來較高利潤。因此,受收益率的影響,我國大量糧田改種經濟作物,“非糧化”現象進一步擠占糧食作物耕地面積。研究表明,2018年我國耕地“非糧化”面積達到?54.47?萬平方千米,占全國耕地面積總量的?32.3%,新疆、海南、上海、浙江、廣西、貴州?6?省份“非糧化”率甚至超過?50%。

      ?我國水資源存在總量短缺、空間分布不均及利用率不高等問題,給我國糧食生產帶來巨大風險

      我國是嚴重干旱的缺水國家,雖然水資源總量豐富但人均占有量較低。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2017?年我國可再生內陸淡水資源為?2.8?萬億立方米,位列世界第五;但是,人均可再生內陸淡水資源低至?2?014.7?立方米,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35.2%。我國水資源在空間分布上也極其不均。例如,北方地區作為糧食主產區擁有全國?54%?的耕地面積,水資源占有量卻只有全國的?36%。水資源南北分配不均的現象導致我國水資源供需不匹配,特別是干旱或者半干旱地區的供需矛盾更加突出。此外,我國農業水資源利用效率與國際領先水平存在一定差距。根據水利部歷年發布的《中國水資源公報》,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我國農田灌溉用水有效利用系數分別僅為0.554、0.559?和?0.565,而發達國家農業水資源利用率則高達?0.7—0.8。根據目前的年均增量進行估計,我國水資源利用率還需要近?30?年才有可能達到發達國家的下界水平。從中長期來看,隨著工業化城鎮化的推進,部分農業用水會被工業用水和城市用水所擠占,加劇我國農業水資源短缺的問題。

      ?全球氣候變暖導致極端天氣頻發,給我國糧食生產造成巨大不確定性

      根據?FAO?發布的《2021?年世界糧食安全和營養狀況》,近年來全球極端氣候事件頻繁,遭受極端氣候事件的頻率從?2000—2004?年的?30%?上升至?2015—2019?年的?72%,上升了?42?個百分點;極端氣候事件的影響強度也不斷加大,2000—2004?年僅有?11%?的國家遭遇?3—4?種極端氣候,而?2015—2020?年這一比例上升至?52%。特別地,我國一直是全球氣候變化的敏感區和影響顯著區。根據中國氣象局發布的《中國氣候變化藍皮書(2021)》,1951—2020?年我國地表年平均氣溫每?10?年上升?0.26℃,升溫速率明顯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受氣候變暖的影響,我國干旱、洪澇及低溫等極端氣候事件增多增強,氣候風險水平逐漸上升。例如,我國?1991—2020?年氣候風險指數平均值為?6.8,相比于?1961—1990?年的平均值(4.3)增加了?58%。

      極端天氣的頻發將給我國糧食生產帶來巨大挑戰。從短期看,目前我國已經形成了拉尼娜事件。受拉尼娜事件的影響,2021/2022?年冬季我國平均氣溫總體偏冷,全國平均氣溫為?﹣3.2℃,較常年同期偏低?0.2℃。特別是?2022?年?2?月份,全國平均氣溫較常年同期偏低?2.1℃,為?2009?年以來歷史同期最低?。同時,2021?年?9?月至?10?月上旬的持續降雨造成了北方冬小麥主產區部分地區土壤過濕,騰茬整地困難,冬小麥播種受阻。受強降雨的影響,2021?年冬小麥晚播麥比例較大,抗災能力較差,疊加拉尼娜事件造成的低溫天氣,可能對我國?2022?年小麥產量造成負面影響。從中長期看,隨著全球氣候變暖不斷加劇,我國面臨的氣候問題也將進一步惡化,糧食生產面臨的不確定性日益增加。已有研究表明,氣候變化可能導致我國水稻、小麥和玉米的產量在?21?世紀末分別減少?36.25%、18.26%?和?45.10%。因此從中長期來看,極端天氣仍是威脅我國糧食生產的重要因素,將給我國糧食生產帶來巨大不確定性。

      綜上,考慮到工業化和城鎮化不斷推進及全球氣候變暖不斷加劇,預計耕地資源和水資源約束及極端天氣等自然風險將在“十四五”時期持續制約我國糧食生產。

      勞動力約束持續加大,限制我國糧食生產

      農業在我國是典型的勞動密集型行業。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農業勞動力結構發生了深刻變化,農業勞動力供給不足、老齡化現象嚴重、勞動力素質較低等問題嚴重制約我國糧食生產。

      勞動力短缺問題嚴重。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工業化和城鎮化的快速發展導致大量農村勞動力外流,非農就業增長迅速,因此擠占農業勞動力。根據中國經濟網數據,2020?年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63.89%,相比于?2006?年的?44.34%?增長了?19.55?個百分點;第三次全國農業普查數據表明,2016?年我國農業勞動力規模為?3.14?億人,相比于?2006?年第二次全國農業普查時的?3.42?億人減少了?2?800?萬人。工業化和城鎮化的繼續推進將對滯留在農業內部的勞動力產生“虹吸效應”,導致留在農村務農的勞動力不斷下降。例如,根據《農民日報》的報道,盡管?2020?年受疫情影響,我國農民工外出數量減少了?4.6%,但是?2021?年前三季度的外出農民工規模已經呈現恢復性增長,農業勞動力轉移仍在繼續。已有研究表明,在鄉村勞動力向非農產業轉移占比不斷提高的背景下,預計我國第一產業可用勞動力將持續下降,到?2025?年約為?1.67?億人,相比于?2018?年下降?17.4%。

      農業勞動力老齡化問題凸顯。我國人口老齡化進程明顯加快,且農村老齡化程度明顯高于城鎮。根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截至?2020?年?11?月1日,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為?2.64?億人,占總人口的?18.70%,相比于?2010?年上升了?5.44?個百分點;農村?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占農村總人口的比重為?23.81%,比城鎮?60?歲及以上人口占城鎮總人口的比例高出?7.99?個百分點。此外,由于非農就業勞動力主要是青壯年勞動力,隨著城鎮化工業化的推進,農村非農就業勞動力激增,大量農村青壯勞動力遷徙至城鎮;在農村從事農業生產的勞動力則以老年人為主,該現象進一步加劇了農業勞動力老齡化的問題。例如,第二次全國農業普查數據顯示,2006?年我國農村勞動力中非農就業勞動力占比僅為?34.3%,到?2015?年則增長到了?74.9%;第三次全國農業普查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農業生產經營人員中年齡在?55?歲及以上的人口比例為?33.6%,然而?10?年前農業從業人員中?51?歲以上的占比僅為?32.5%。

      農業勞動力素質較低的現象普遍存在。根據第三次全國農業普查數據,2016?年我國農業生產勞動力受教育程度占比最高的是初中畢業生,占比為?48.4%;而高中或中專、大專及以上的比例分別低至?7.1%?和?1.2%。然而,美國在?1970?年農業勞動力中擁有高中及以上學歷的占比就高達?52.3%,且該比例逐年上升,在?2017?年更是達到了?87.3%。因此,我國農業勞動力受教育程度較低,整體素質有待提高。同時,我國農業勞動力老齡化問題進一步加劇了我國農業勞動力素質低下的現象。農業勞動力老齡化及素質較低的現狀又將抑制農業新技術的推廣,制約農業生產機械化、現代化程度的提升,對糧食產量和糧食質量的提升造成雙重阻礙,進而威脅未來我國糧食生產的前景。

      隨著工業化和城鎮化的持續推進,我國農業生產勞動力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將繼續維持在供給不足、老齡化嚴重及素質不高的狀態,農業勞動力資源受限對我國未來農業生產構成危險。

      種子產業發展緩慢,制約糧食單產提高

      種子是農業生產的“芯片”,是提高糧食單產水平的關鍵。習近平總書記就曾強調,“農業現代化,種子是基礎”。然而,現階段我國種子產業與國際發達水平存在較大差距,且由于種子培育周期較長,種子產業的緩慢發展將在“十四五”時期制約我國糧食單產的提高。特別地,我國玉米種子存在被外資控制的風險。

      目前,我國農業生產中應用的大部分良種均為我國自主研發繁育的,但我國種子行業與發達國家相比仍存在較大差距,面臨著一系列短板問題,如部分品種單產水平不高、自主研發能力不強、行業集中度較低等。根據?FAO?的數據,2020?年我國稻谷單位產量為?469.5?千克/畝,僅為澳大利亞的?70.2%;小麥單位產量為?382.8?千克/畝,僅為新西蘭的?57.8%;玉米單位產量為?421.2?千克/畝,僅為約旦的?21.3%;大豆單位產量為?132.4?千克/畝,僅為土耳其的?45.0%。因此,我國部分糧食品種單產水平和世界先進水平之間依然具有較大差距。此外,我國大多數種子企業的研發投入在銷售收入中占比均不足?3%,遠低于國際公認的?5%?水平線。在中外合資的種子企業中,研發工作也基本由外資壟斷,中方難以進入到育種核心環節。與此同時,由于投入高、周期長等壁壘,規?;欠N子企業的核心發展邏輯,然而現階段我國缺乏絕對的龍頭企業。即使在中國化工集團公司收購瑞士種業巨頭先正達農業有限公司,其董事長接受采訪時仍表示,我國前十大種子企業的市場占有率不足?20%,遠低于全球前十大種子企業?60%的市場占有率。行業集中度較低的現狀為我國未來的糧食生產埋下隱患,同時也將反過來抑制我國種子企業研發能力的有效提升。

      特別地,對于我國玉米種業而言,外資滲透率較高,存在被外資控制的風險,將在中長期對我國玉米產業的發展造成潛在制約風險。研究表明,美國選育的“先玉?335”已經成為了東華北春玉米區的第一大品種、黃淮海夏玉米區的第二大品種,約占全國玉米種植面積的?1/3。遼寧省作為我國玉米主產地之一,玉米種業基本上被外資品種控制,國產玉米種子市場占有率由原先的?70%?以上急劇下降到?20%?以下,“先玉335”則在過去幾年里迅速擠占遼寧?80%?以上的市場。

      綜上,預計在“十四五”時期我國種子產業發展緩慢的現狀將繼續制約我國糧食單產的提高,威脅我國糧食安全。

      規?;?、機械化程度不高,抑制糧食單產提高

      機械化生產是提高糧食單產的重要手段,但目前我國糧食生產規?;潭炔桓?,進而導致全國農業生產機械化程度低下,制約我國糧食單產的提高。

      “大國小農”是我國的基本國情農情,土地細碎化問題突出。例如,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鄧小剛在?2021?年?12?月指出,目前我國小農戶占農業經營戶總數的?98%?以上,約有?2.1?億戶農戶的耕地面積在?10?畝以下。此外,2018?年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土地流轉調查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我國僅有?27.28%?的耕地由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不含合作社)經營,家庭農場耕地面積平均只有?177.30?畝;然而,美國同期的戶均農場面積超過?2?292.86?畝,德國同期的戶均農場面積從幾千到幾萬畝不等。因此,我國耕地規?;潭热蕴幵谳^低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存在較大差距。由于規?;潭炔桓?,農業機械難以在我國糧食生產過程中大規模使用。相比于發達國家而言,我國農業生產機械化程度同樣處于較低水平,尤其是播種、收獲環節的機械化率有待提高。根據農業農村部農業機械化管理司的數據,2020?年我國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為?71.25%,其中機播率和機收率分別僅為?58.98%?和?64.56%;然而,日本在?2018?年就已經實現?90%?的機械化率,水稻的栽插和收獲機械化率更是分別達到了?98%?和?99%。2017?年我國每萬公頃耕地使用收割機和拖拉機的數量為?147?臺和?497?臺,分別只有日本?2008?年水平的?6.6%?和?11.4%。土地碎片化及機械化程度較低可能導致勞動生產率和資源利用率低下,進而抑制糧食單產的提高。

      由于我國小農經營模式難以在短時間內改變,預計在“十四五”時期我國規?;?、機械化程度較低的現狀將繼續制約我國糧食單產的提高,威脅我國糧食安全。

      糧食生產向主產區過度集中,威脅全國糧食生產穩定性

      近年來,在國家一系列扶持政策的作用下,我國糧食生產向主產區和少數省份集中的趨勢愈發明顯,糧食生產重心持續北移。習近平總書記在?2021?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指出,我國糧食供需趨勢“過去是南糧北調,現在是北糧南調”。根據?Wind?數據,2004—2020?年,我國?13?個糧食主產區的糧食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比例由?72.7%?上升到?78.6%,特別是黑龍江、吉林、遼寧、內蒙古、河北、河南、山東這?7?個北方省份的比重明顯增加,由?40.5%?提升到?49.9%。與此同時,上述北方?7?省份的糧食播種面積在全國糧食播種面積中所占比例也在持續增加,從?2004?年的?40.4%?增長到了?2020?年的?47.9%。習近平總書記曾強調,“要有合理布局,主產區、主銷區、產銷平衡區都要保面積、保產量”“主產區、主銷區、產銷平衡區要飯碗一起端、責任一起扛”。然而,隨著糧食生產向北方主產區持續集中,我國糧食產銷區的不平衡矛盾日益加劇。例如,13?個糧食主產區中僅有?6?個為糧食凈調出省份,11?個產銷平衡省份中有?9?個糧食自給率已經下降到?58%,7?個糧食主銷區省份的平均自給率已下降到?24%。

      在糧食生產向主產區持續集中的背景下,主產區糧食生產的穩定性在保障我國糧食安全中發揮著決定性作用。然而,現階段我國糧食主產區在糧食生產過程中面臨著巨大挑戰,如水資源嚴重匱乏及耕地質量逐年下降。根據《中國統計年鑒》數據,2020?年?13?個主產區水資源占有量僅為全國的?47.2%,北方?7?個糧食主產省份水資源占有量更是僅為全國的?12.4%;此外已有研究表明,東北地區高等黑土地和中等黑土地?2013—2017?年分別減少了?23.45%?和3.99%。

      糧食生產向少數地區高度集中不僅加劇了糧食主產區面臨的資源環境壓力,更導致全國糧食生產風險激增——因為一旦個別主產區發生重大疫情或者自然災害,就會導致全國糧食生產受到極大影響。綜上,現階段我國糧食生產過度集中將威脅我國“十四五”時期糧食生產的穩定性。

      重大突發事件頻發,威脅糧食生產穩定性

      近年來,諸如新冠肺炎疫情、俄烏沖突等國際重大突發事件頻發,給我國糧食生產造成了巨大威脅。重大突發事件對我國糧食生產造成的威脅主要體現在勞動力和農資投入受阻。

      重大突發事件可能導致我國農業勞動力投入受限,制約我國糧食生產。以新冠肺炎疫情例,疫情暴發初期我國政府采取了強有力的人員流動限制措施,導致部分種植大戶和規?;a企業出現了用工難現象。中國農業科學院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在疫情暴發初期有?23%?的種植主體認為存在勞動力短缺的問題。雖然后期農業農村部、交通運輸部等部門紛紛出臺相關政策,有效緩解了人員流動限制對農業勞動力供給的影響,但這也提醒了在重大突發事件下農業勞動力投入可能受到一定限制。

      重大突發事件可能導致農資價格上漲,進而給農業生產帶來負面影響。例如,俄羅斯是世界上主要的化肥和能源供應國之一,在俄烏沖突期間,西方各國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和封鎖導致全球化肥和能源供給短缺,進而導致全球化肥和能源價格暴漲。由于我國化肥等農資全球化程度較深,受全球價格影響較大,因此,俄烏沖突進一步導致了我國農資價格暴漲,挫傷糧農生產積極性。根據鄭州商品交易所數據,我國尿素價格指數從?2022?年?2?月?25?日的?2?332.58?點漲至?2022?年?3?月?30?日的?2?765.96?點,漲幅達到?18.6%。

      近年來國際形勢錯綜復雜,因此,預計在“十四五”時期重大突發事件將繼續威脅我國糧食生產的穩定性,給我國糧食安全帶來巨大風險。?

      政策建議

      通過上文分析,在“十四五”時期我國糧食生產存在著自然資源約束加劇,勞動力約束加大,種子產業發展緩慢,規?;?、機械化程度不高,生產過度集中,以及重大突發事件威脅等方面的風險因素。因此,為在“十四五”時期確保我國糧食生產安全,應對潛在風險沖擊,本文將分別對上述風險因素提出相應的政策建議。

      加快高標準農田建設,提高農業機械化率,緩解自然資源短缺、極端天氣頻發等問題

      耕地是目前威脅我國糧食生產穩定性的重要因素之一。雖然糧食播種面積難以持續增長,但仍需穩定播種面積,保障基本的糧食生產能力。高標準農田建設、農業機械化和智能化發展可以提升我國耕地抗災能力;規?;途毣淖鳂I方式可以達到節水節肥減藥的目的,進而充分提高農田可持續利用水平和綜合生產能力,提升農業生產效率。因此,一方面要嚴守18億畝耕地紅線,采取“長牙齒”的硬措施,建設好糧食生產功能區。另一方面要規范土地流轉制度,加快高標準農田建設。在高標準農田建設的基礎上,建議加快耕地“宜機化”改造,提升機械化水平,大力發展農業科技,推動農業科技創新和體制創新,有效降低自然資源短缺、極端天氣頻發及土地經營細碎化給農業生產帶來的負面影響。

      貫徹落實“鄉村振興”戰略,保障農業高素質勞動力供給

      農民是糧食生產的主體,農業勞動力短缺將嚴重制約我國糧食生產。因此,建議各級政府加強對農業和糧食生產有關青年創業項目的資助和政策支持。具體而言,可以減稅降費的方式推動新形式農業企業的創業,以人才引進的方式激勵大學生投入到現代化農業建設當中。此外,建議加強鄉村就業宣傳,合理引導人才回流。例如,推行大學生村官政策,解決大學生就業難題的同時借助大學生村官推動農業科技傳播,促進農業現代化發展。農業就業要尊重市場規律,農民子女在未來依然是農業就業人員的主要后備軍。因此,建議加大農村教育投入,全面提升農民子女基礎教育水平,鼓勵高素質農業接班人的培育。

      提升我國種業競爭力,保障糧食生產根本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種業科技和產業發展取得了明顯成效,但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較,仍然存在研發能力不足和產業“小而散”等突出問題。建議:???①制定政策鼓勵種子企業進行研發。例如,給予進行研發的國內種子企業一定扶持和補貼,促進其提高研發投入。②組織科研單位突破育種關鍵技術,改進種子企業與科研單位的合作模式,促進科研成果轉化為實際生產力。③出臺政策指導種業資源整合,加快培育具備國際競爭力的產業鏈一體化種子企業,提高各主糧品種種子行業集中度,增強種子企業抗風險能力。

      發揮各省份糧食生產優勢,分散糧食生產風險

      近年來糧食生產持續向主產區集中,然而糧食生產向主產區過度集中不利于分散糧食生產風險,將對全國糧食生產造成隱患。為保障我國糧食生產安全,建議政府出臺相關政策,合理引導糧食生產,發揮各省份糧食生產優勢,壓實主產區和產銷平衡區的糧食生產責任。具體而言,建議安排資金在主產區實施“休耕輪作計劃”,緩解主產區資源環境壓力;此外,在科技、經濟發達地區,鼓勵科技興農,設立科技種糧的試點和示范區;在耕地條件較好的中原地區,鼓勵土地流轉,進行規?;痉对圏c。

      提前布局應對重大突發事件,降低糧食生產風險

      近年來頻發的重大突發事件已經對我國糧食生產安全造成了巨大風險。為維護我國糧食生產穩定性,建議:①提前布局應對重大突發事件的沖擊。例如,加強大宗商品價格監測體系,及時捕捉價格異常情況,識別風險等級并制定應對預案,有效防范能源等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對我國農資價格的影響。②增加臨時性農資補貼的同時加強對農業保險和農業再保險的推廣和支持力度,降低重大突發事件對農資價格影響的同時增強農民種植收益的穩定性,從而穩定糧農種植積極性。③完善應急響應機制,切實做好勞動力供需情況的摸排工作,確保重大突發事件下農業勞動力的正常供給。

      倡導和推行節糧減損行動,增強糧食安全韌性

      糧食消費環節的節糧減損和效率提升也是緩解生產端潛在風險沖擊的有效手段。為有力保障糧食安全,增強糧食安全韌性,建議:①加強宣傳教育。例如,在學校、社區等場所大力普及節糧減損相關法律法規,宣傳報道典型事例,增強社會反糧食浪費意識。②完善相關用餐制度。例如從黨政機關、國企央企所屬食堂著手,帶頭做好節約用餐,糾正糧食浪費行為。③建立糧食浪費監測體系,完善糧食浪費評價標準,及時評估糧食浪費程度,嚴格約束造成糧食過度損耗的行為。

      ?

      (作者:楊翠紅、林康、汪壽陽,中國科學院預測科學研究中心、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中國科學院管理、決策與信息系統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大學 經濟與管理學院;高翔、陳錫康,中國科學院預測科學研究中心、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中國科學院管理、決策與信息系統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院刊》供稿)

      上一篇:耕地“非糧化”的成因、挑戰與對策

      下一篇:沒有了!

      色AV永久无码AV影院